• 醫院主站
  • 醫院新聞 24小時更新醫療健康領域的要聞,打造最及時、最鮮活的資訊平臺。
    2021年08月 總第103期 主辦: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宣傳部
    本期責任編輯:鄒亞琴
    【醫者榜樣】田孝坤:用生命詮釋仁者風范
    發布:黨委宣傳部 時間:2021-06-10
    A+ A-  

    “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但離開了人生的追求、離開了精神寄托,活著也沒有意義。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疾苦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我最大的快樂。”

    “我不是為錢和優厚的待遇而活著。我的人生旅程不多了,但我一生所追求的事業不能跟我一起逝去。只有事業延續下去,對病人的愛才能傳承下去。”

    ——田孝坤

    田孝坤(1924年9月29日--2005年6月10日),湖北天門人,中共黨員,湖北省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重大典型。全國著名婦產科專家、新中國婦產學科與計劃生育學科早期開拓者之一,首批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2005年6月10日,因膀胱癌久治不愈告別人世,終年81歲。

    到今天,田孝坤教授已經離開我們整整16年了。但他的許多感人故事,至今仍被社會大眾傳頌;他一心赴救的醫者精神,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代代傳承并發揚光大;他對黨的赤膽忠心,更是我們在慶祝建黨100周年、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學習榜樣。

    2005年6月10日下午4時許,全國著名婦產科專家、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田孝坤教授,因膀胱癌久治不愈,倒在了他一次次為病人挽回生命的病床上。

    噩耗傳出,荊楚大地幾乎同時奏起如泣如訴的哀歌。從他經治的無數患者到他悉心教導的眾多學生,從熟知他的領導、同事到朋友、家人,人們用綿綿不絕的悲痛、追思與懷念,為這位平凡而又非凡的醫生樹起一座無形的豐碑。

    人們不會忘記,55年前,為了在內診檢查時減輕對病人的刺激,剛剛參加工作的田孝坤主動找到外科醫生,請他們把自己右手食指正常的指甲連根拔掉;

    人們不會忘記,上世紀70年代,為了完成周恩來總理的囑托,田孝坤帶領著醫療隊,奔波于秦嶺、大別山的崇山峻嶺中,日以繼夜地為深受尿瘺和子宮脫垂痛苦的農村婦女解除病患之苦;

    人們不會忘記,16年前,田孝坤被查出身患癌癥。就在接受膀胱切除手術的前一天,他仍然強忍劇痛,趕赴外地為一名垂危病人會診并制定手術方案;

    人們不會忘記,就在去世前不久,81歲高齡的田孝坤教授仍插著導尿管站上了手術臺,為慕名而來的一位農村婦女做完了他人生中最后一臺手術……

    生命不息,追求不止,奉獻不已。田孝坤教授用自己刻苦鉆研、無私奉獻的一生,詮釋了他對黨的赤膽忠心、對醫學事業的誠摯熱愛、對病人的熾熱情懷以及“醫乃仁術”這句話的豐富內涵。

    1.為了周總理的囑托

    1949年,田孝坤大學畢業后來到原湖北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現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就一頭扎進醫學海洋。

    1952年,田孝坤申請參加抗美援朝醫療隊,在戰火硝煙中救治了大批志愿軍;1953年12月,他在抗美援朝戰場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2-1956年田孝坤參加抗美援朝留影

    刻苦鉆研業務讓田孝坤取得了累累碩果,1958年他在全省率先開展腹股溝輸卵管結扎術,取得了良好成效,被衛生部作為計劃生育的醫學經驗向全國推廣。

    上世紀六十年代,許多農村婦女因為生育次數過多導致了尿瘺和子宮脫垂癥。尿瘺是一種極為痛苦的損傷性疾病。由于尿不能自行控制,外陰部長期浸泡在尿液中,不僅給婦女帶來肉體上痛苦,而且心理上的創傷也很大。而患子宮脫垂的婦女僅湖北省當時就有10多萬,有的病人子宮水腫像皮球那么大,無法行走,每天只能趴在地上匍匐前行。

    周恩來總理得知這一消息后,隨即指示衛生部組織專家進行攻關,一定要攻克這兩大頑疾,保護廣大婦女的身體健康。衛生部將這一艱巨任務交給了當時已在國內婦產科界嶄露頭角的田孝坤。

    田孝坤教授(左二)帶領弟子們為患者解除頑癥

    田孝坤接到任務后,深感責任重大。他放棄了自己一切休息時間,與專家組的成員從早到晚泡在手術室,終于一舉攻克了尿瘺這項醫學上的頑癥,創造出治愈率達100%全新的手術方法,并先后為2000余例尿瘺病人親自實施了手術。

    為了圓滿完成周總理的囑托,田孝坤隨后又把目光投向尿瘺這一醫學領域。通過無數次的摸索,他設計出改良式前后壁修補術方法,操作簡單,效果可靠,在縣鄉級基層醫院都能普及開展。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先念,高興地表示說,“有多少治多少,個個都要治好,錢由國家出。”

    為了緩解更多病人的痛苦,田孝坤又帶著自己的學生到全國各地,深入農村、偏遠地區傳授治療這兩種疾病的經驗。該項成果和尿瘺手術治療術式一起獲得衛生部乙等科技成果獎,被衛生部組織向全國推廣,并被國外學者命名為“田氏法”,作為經典術式寫入教科書。

    2.讓患者少受一份苦

    “讓患者少受一份苦,為患者多盡一份心”,是田孝坤在從醫之初即為自己定下的工作原則。56年來,他矢志不渝恪守這一原則,并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默默感染著自己身邊的人。

    田孝坤教授愛病人不僅愛的深,而且愛的細。剛剛從醫學院畢業做婦產科醫生時,他就發現,按照常規方法用兩個手指給那些患有婦科疾病的婦女做內診檢查時,有時會引起病人不適。

    經過長期摸索,他終于練出只用一個手指做內診檢查的本領。后來,考慮到指甲有可能會劃傷病人,田孝坤又找到外科醫生,把自己的右手食指正常的指甲給連根拔掉了。

    與他共事14載的許學先教授說:“田老為了減輕病人痛苦,不惜拔掉自己正常指甲的這種勇氣和精神,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楷模。”

    剖宮產病人術后出血,傷口容易感染,常規處理方法是拿掉子宮,以挽救病人的生命。可田孝坤教授想的是現在推行計劃生育,年輕的產婦都只有一個孩子,將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那可怎么辦?當醫生不能只圖簡便,一定要考慮病人的利益,保留這些婦女的生育功能。于是他又是查資料,又是做動物實驗,終于摸索出局部清創,采用止血劑、凝血劑、抗炎等多種保守方法進行綜合治療,不僅療效顯著,而且保住了患者的子宮。

    子宮、輸卵管粘連是產后婦女的常見多發癥,田孝坤教授總結出“由淺入深、由表及里、由兩側到中央”的手術原則,不傷及內臟器官,取得了良好成效。另外,他還對生殖器損傷、壓力性尿失禁、腫瘤等多種婦女疾病的手術方法進行了改良,也取得了令人滿意的療效。

    除了醫術高超外,田孝坤教授還想患者所想,急患者所急,謹開藥慎用錢。對于“大處方”,他深惡痛絕并堅決抵制。給病人診斷檢查后,他總是事先詢問病人,還有沒有藥?開不開什么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副主任洛若愚回憶說,田教授給病人看病,總是考慮再三,選擇最便宜和最對癥的藥。

    海軍工程大學的退休職工汪金菊老人對此也頗有感觸。二十年前,她因為小產后刮宮引起了宮頸炎和輸卵管炎找田孝坤教授看病。田孝坤教授僅用慶大霉素針劑和滅滴靈,只花了幾塊錢,就給她治好了病。

    3.一生的愛好就是為病人治病

    資料圖:田孝坤教授深入社區義診

    1989年,65歲的田孝坤教授患膀胱癌的消息震驚了所有人。無數經他治愈的患者,他培養的學生和醫生,帶著深深的祝福,紛紛來到他身邊。一位從咸寧趕來的患者拉著他的手含淚說:“您為我們這些人做手術,一站就是一天,您的病是憋尿憋出來的啊!”

    泌尿外科專家給田孝坤教授會診后,建議他做膀胱全切手術,以防止癌細胞擴散。他堅決拒絕了,他說,膀胱全切后,我就再也上不了手術臺了。我寧可少活幾年,也要多為病人做點事情。

    田孝坤教授接受膀胱部分切除手術后不久,一位卵巢癌已擴散的38歲患者住進了婦產科病房。按照常規,她似乎只能等死,可田孝坤教授怎么也不甘心,他深入研究患者病情,決定親自上臺主刀。同事們怕他身體受不了,堅決反對,卻無人能攔住。他說,“我也是癌癥患者,更懂得對生命的熱愛,我不忍心看著她等死。”

    資料圖:田孝坤教授術前準備

    夏日的武漢高溫如沸,田孝坤教授從早上8點開始,就在手術臺上全神貫注地與死神搏斗著。打開病人的腹腔,只見滿是腹水,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多處內臟,手術十分困難,同事們勸他按常規關腹算了,可他執意進行清掃手術。直到下午一點,手術才結束。這位年輕的癌癥患者終于戰勝了死神,可連續工作了5個多小時的田孝坤教授再次累倒在病床上。

    1998年2月底,由于癌癥復發,田孝坤教授不得不再次接受膀胱癌電凝切除術。在接受手術的前一天,他還在自己的病房里為別人診治疾病;術后第4天,剛能下床行走,就又跑回婦產科看病人去了。

    同年4月初,他第二次接受部分膀胱切除術。手術的前一天,武漢市五醫院收治的一位復雜性尿瘺患者病情危重,他又應邀去給病人會診并制定了手術方案。當時,那位病人知道田孝坤教授自己明天也要接受手術時,激動地哭著說:“您病成這樣還給我看病!您一定要保重,我們離不開您啊!”

    病人離不開田孝坤,田孝坤教授更離不開病人。他經常對身邊的醫生和學生們說:“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但離開了人生的追求、離開了精神寄托,活著也沒有意義。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疾苦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我最大的快樂。”

    4.愛的最高境界

    田孝坤教授是位有著50多年黨齡的優秀共產黨員,曾被評為全國優秀衛生工作者和全國優秀教師。從1949年從醫,到2005年去世,這位勤勉的醫生,在手術臺前整整戰斗了56個春秋。經他治好的患者有10萬之眾,包括臺灣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他的患者。

    生在農村、長在農村,使田孝坤對來自農村的病人有著特殊的感情。

    一次,一位來自農村的婦女得了急癥,如不及時治療就會有生命危險,可家里一貧如洗,實在拿不出錢來住院。田孝坤將病人收治入院后,在住院證的交費一欄里寫下了這幾個字,“請扣田孝坤當月工資。”

    他的專家門診定在每周一下午。為了能讓遠道而來的病人看病后能及時回家,他特地抽出上午甚至中午休息時間給這些病人看病。凡是碰上沒有掛上號的農村病人,他都不厭其煩,一而再,再而三的加號。有些知道他“偏好”的老病人掛不上號時,就到他面前裝做農村來的。每每這時,田孝坤教授總是笑瞇瞇地給他們加號。

    經常有患者為了表達感謝,給田孝坤教授送禮物,他都一概拒絕。病人家屬摸透他的脾氣后,就把東西偷偷塞到他的辦公室里。遇見這些退不掉的禮物,他就找到護士長詢問病房里有沒有農村來的貧困病人,然后將這些禮物轉贈給他們。

    在同行的心目中,田孝坤教授是深受敬仰的著名婦產科專家;在病人心目中,他享有“活菩薩”的美譽;而在家人眼中,他卻是那么“不通人情”。

    對待自己的親人,田孝坤嚴之又嚴。他經常對自己的子女說,不要指望從我這里得到什么好處。他的老伴童世瓊回憶說,家里三個孩子讀書、工作、成家的事情,他一點都沒幫上忙。

    60年代,他的年僅15歲的大兒子被下放到鄂西最貧困的鄖陽山區一個農場里當工人,別人都勸田孝坤想辦法把兒子調回省城,可他不為所動,堅持讓兒子在山區工作了10多年。

    小兒子剛出生56天,就被工作繁忙的田孝坤送回了天門老家撫養。如今,在他的言傳身教下,三個子女雖然都只是普通工人和護士,卻年年被評為單位的先進。

    5.淡泊名利寧靜致遠

    田孝坤教授一生淡泊名利,寧靜致遠,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作為全國知名的老專家,他從未向醫院和組織提過任何個人要求,而是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工作在自己的崗位上,為推進醫院建設和學科發展默默無聞地無私奉獻。

    田孝坤教授(左三)術后與基層醫院培訓學員一同用餐

    退休后,田孝坤教授仍然和在職時一樣關心著科室工作。他每天都要到病房巡視一遍,凡是遇見不符合醫療規則的事情,他都會叫上管床醫生,手把手地去糾正。工作中,他從不擺老教授、老專家的架子,婦產科里的小護士都親切的叫他“老爺爺”。

    田孝坤教授十分注意支持和關心科室主任的工作,總是努力將他們扶上馬,再送一程。為推動學科的和諧發展,只要科室主任和業務骨干有難處,他隨叫隨到。他認為,做好業務骨干的后盾,他們才更能大膽的去創新業務。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楊菁教授說:“只要有田教授在,我們干任何事情心里都塌實一些。”90年代初,婦產科腔鏡技術剛剛興起時,科室部分人存在畏難情緒,遲遲未能開展這些新技術。田孝坤鼓勵他們大膽地去嘗試,“出了事情,責任由我來承擔。”在他的大力支持和推動下,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率先在中南地區開展了腹腔鏡下大子宮陰式切除術等一系列新技術、新業務,造福眾多患者。

    田孝坤教授在鄂西傳授婦科病防治知識

    1999年,醫院決定從婦產科抽調部分骨干成立新的生殖醫學中心時,田孝坤教授頓時成了“香餑餑”——兩個科室都爭著要聘請他。這下可讓他為了難。思來想去,他決定在兩個科室輪流上班。這樣一來,他的工作量一下了增加了一倍,可他卻沒有絲毫怨言。

    6.只要還能動就要上手術臺

    身患癌癥的田孝坤教授在為病人做手術

    直到2005年春節,身患膀胱癌16年,先后接受了20多次大小手術的田孝坤教授,只要能站起來,就堅持為慕名而來的病人看病、做手術。“活著干,死了算”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為防止癌細胞擴散,田孝坤教授術后一直堅持化療。為了不麻煩別人,他經常自己在家用注射器將化療藥物從尿道逆行注射到膀胱內,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由于化療藥物的長期刺激,尿道發生粘連、堵塞,導致了排尿困難和尿潴留,他還要經常接受尿道擴張治療。

    但是,除非是他自己接受手術和擴張尿道期間,他從未因這些難以忍受的痛苦而躺下。醫院領導和科室同事都勸他休息,可他說,我的時間不多了,能夠拯救更多的病人,就是死在手術臺上我也心甘。

    田孝坤教授退休后,每周依然堅持上專家門診,看二三十個病人,還要做4—6臺手術。發生尿潴留后,他即使是裹著尿片還要每周上手術臺2—3次;坐門診時,為了不讓病人發現他患病,他就悄悄地將導尿管和尿袋用別針別在白大褂內側,隔上一段時間就到衛生間將尿袋倒空,再重新回來給病人看病。

    田孝坤教授去世前兩周所做的最后一場手術

    就在去世前的幾個月,田孝坤教授還在為一位來自湖北長陽山區的婦女做尿瘺手術。他的學生和同事再三勸當時已靠導尿管排尿的他不用親自上臺,可他說,病人是專程來找我的,如果不親自上臺,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心安。

    當大家看著這位81歲的老前輩,帶著導尿管走上手術臺時,全部屏住呼吸,肅然起敬。手術時,以往從不在術中上廁所的田孝坤教授破例上了兩次廁所,堅持把手術做完。手術完畢后,同事們才發現,他的手術衣已經被尿液濕透了。

    手術過后,病人恢復了健康,可田孝坤卻因此病情惡化,從此躺倒在病床上。那位長陽患者天天在病房外為他祈禱,卻沒能阻止他遠去的步伐。

    7.生命在年輕一代延續

    1995年,田孝坤教授以71歲的高齡退休。當時,武漢市和湖北省各地區有不少醫院都想用高薪聘請他,并許諾提供給他最優越的休息和療養條件。可是,沒有哪一家醫院的種種“誘惑”讓他動心。

    他說:“我不是為錢和優厚的待遇而活著。我的人生旅程不多了,但我一生所追求的事業不能跟我一起逝去。只有事業延續下去,對病人的愛才能傳承下去。”

    為使自己熱愛的事業能得以延續,多少年來,田孝坤教授不計名利,把他所有的知識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年輕人。他嘔心瀝血培養了三代弟子,帶出了數十位品學兼優的業務骨干和研究生,遍布美國、新加坡以及國內的北京、武漢、廣州等地,可謂桃李遍天下。在他病情最危重的時候,他都從未放棄對學生們的言傳身教。

    田孝坤教授(左二)與其弟子劉家恩(右一)

    田孝坤教授的得意弟子劉家恩,是國際著名的生殖醫學、胚胎學和遺傳技術專家,是第二、三代試管嬰兒主要技術的創始人,現擔任美國馬里蘭州大巴爾的摩生育醫學中心實驗室主任以及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單精子注射實驗室終身主任。事業成功后他不忘恩師,每次回國都要專程來探望田孝坤教授。在田孝坤高尚人格的感召下,劉家恩還把自己掌握的國際生殖醫學技術的最新進展帶回母校,直接為祖國和人民造福。

    田孝坤教授(右二)與楊菁(右一)、劉家恩(右三)

    洛若愚、楊菁兩位教授是田孝坤教授精心培育的研究生,一個赴美深造后如期回國服務;一個致力于我國試管嬰兒技術的進展,并培育出了國內首個第四代試管嬰兒。楊菁曾擔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主任,洛若愚擔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婦產科副主任、婦I科主任,兩人繼承導師的事業,在各自的學術領域做出了創新性成就。此外,他培養多位專家,都已成為自己所在業務領域的技術骨干。

    2005年5月30日,因為膀胱癌導致腎功能衰竭,田孝坤教授接受了最后一次輸尿管改道手術。術前,他對家人說:“如果這次手術成功,我還想再服務兩年。”病情危重后,面對前來慰問的醫院領導,他再三囑咐,死后不開追悼會,不搞遺體告別,骨灰樹葬……

    生命彌留之際,田孝坤教授把家人叫到床前,說的仍是醫學。“我的書以及所有手術記錄,以后都要捐出來,供青年醫生們參考……”

    百年人民的醫者榜樣
    用生命詮釋仁者風范

    圖片、文字 | 羅照春 杜巍巍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欧美乱妇高清免费,欧洲美熟女乱又伦在线欧美 精品 第1页,偷拍自怕亚洲视频成人看